Posted in gossips

用户生成内容(UGC)背後的數字資本騙局

當我們在工作和閒暇時間,或焦躁不安、或百無聊賴地刷著社交網站時,大多數人報著一種相對正面的情緒。這種情緒可能包含些許沾沾自喜,認為自己正追逐著數字時代最前端的潮流,是「內容為王」旗帜下創造内容、进而影响時代的那一群人。

卻不想「弄潮兒」也可能被嘲弄。用戶無意間成為了數字資本主義下的虛擬勞工,無償貢獻出資本積累必要的社會勞動時間,為企業創造價值。這個過程中,「用戶生成內容」(User Generated Content,簡稱UGC)即是市場中進行交換的商品, 這一「你情我願」的貿易關係鏈也並不像看起來那麼美。

「用戶生成內容」的形式

大多數人所理解的「用戶生成內容」指的是自發上傳網絡的圖文信息,但實質上用戶提供的支付信息、上網時不自覺留下的瀏覽習慣、隨身體移動產生的GPS信息,也當囊括其中,卻往往被忽略。這些內容是Web 2.0時代的創新產物,卻也是21世紀讓人欲罷不能的「白糖」,助長數字資本主義的發展(邱林川,2014)。

第一種形式的內容使得如臉書、微信似的社交媒體獲得持續的內容來源,將本由媒體承擔的高額內容生產成本,轉移到用戶身上。同時依循梅特卡夫定律,在平台和用戶自身需求的激勵下,用戶主動拓展交際圈,從而使平台的價值得到數倍的放大。第二種形式的內容則以數據的方式存儲,雖然它隱秘、讓用戶無知無覺,卻比第一種「顯性」的內容給企業帶來更大的價值。當用戶使用臉書瀏覽信息時,平台通過記錄瀏覽內容,從而了解用戶興趣及偏好,并參照用戶的註冊信息及添加的朋友,精準地獲取用戶畫像。龐大的用戶規模以及精準的用戶信息,成為了廣告商眼中的香餑餑。

數據顯示,2015第四季度臉書日均活躍用戶10.4億,廣告收入占總營收的96.6%。

虛擬勞工、內容商品和隱私的界限

不只是臉書,大量互聯網平台以「免費+廣告」的形式盈利,資本的規則決定了真正的免費是不存在的,享用到某種服務時,就勢必作出交換。用戶藉助臉書平台交流與發聲,獲得信息與快感;與之相應,交換的是用戶的社會勞動時間,用自己的創造力來滋養和維繫平台的內容供給。枉論用戶的勞動是否值得,這一過程本身無可厚非,用戶和平台在自願的情況下為彼此創造了價值。

然而接下來,平台將用戶創造價值變現的過程方才真正受人詬病。在用戶、平台及廣告商這個簡化的三角貿易鏈中,被售賣的主要商品並不是用戶自願發表的內容── 這些被滯後的版權法令保護、可以被計價、從而算作勞動收入的內容,只是平台用來吸引用戶的手段。而真正被販售的,是用戶無意間生成的信息,甚至是用戶本身。Smythe(2006, p. 56)曾提到,「用戶的力量被生產、販賣、購買和消費,它成為了一件商品并由此需要一個定價。」而這裡的問題是,為何用戶的信息及數據歸平台所有,更為平台所用,成為實現這些公司資本積累的關鍵?

另一方面,臉書等平台搜集用戶信息并以此牟利,不可避免地衝撞到「隱私」的界限。媒體對於隱私的報道聚焦在用戶的網上信息公開,認為用戶、尤其是年輕一代對個人隱私的大意。然而議題的另一面,這些平台對用戶的信息享有多大的權限,是否有權搜集,又有多大權限給自己或他人使用,是否能藉此牟利,而這個「他人」又是否包括政府和其他權力機構?

最後,用戶和資本并不在一個真正自願或平等的市場中交易。「非自願」體現在用戶無法選擇不將個人信息提供給臉書等平台,因為一旦禁用瀏覽器cookies追蹤用戶瀏覽行為,臉書將不准許用戶登錄。可是自發的「用戶生成內容」已成為21世紀的「白糖」,用戶是否具備和臉書叫板的實力?而「非平等」,體現在用戶貢獻大量的(絕大多數無償的)勞動時間,為企業創造顯性價值(內容)和隱性價值(用以吸引資本的誘餌),本身卻被資本出賣,不得不接受難以屏蔽的廣告和被廣告緊緊攀附的平台。「擁有權」和「棄置權」統統失效,消費型i奴名副其實(邱林川,2014)。

 

參考書目

邱林川(2014)。〈告別i奴:富士康,數字資本主義與網絡勞工抵抗〉。《社會》,第34期,頁119﹣137。

Facebook, Inc. (2016, January 27). Facebook Reports Fourth Quarter and Full Year 2015 Results. Retrieved April 20, 2016, from http://investor.fb.com/releasedetail.cfm?ReleaseID=952040.

Fuchs, C. (2012). 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privacy on Facebook. Television & New Media, 13(2), 139-159.

Smythe, D. W. (2006). On the audience commodity and its work. In M. G. Durham & D. M. Kellner (Eds.), Media and cultural studies (p. 56). Malden, MA: Blackwell.

 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